去掉棕櫚油 Palm Oil Free


SisaHandmade 決定由2016’夏季手工皂系列開始完全去掉棕櫚油。


2013年在網路上看過一個影片,關於棕櫚油企業過度開採及破壞熱帶雨林,不單因為雨林消失而導致全球氣候暖化,還危害到無數以雨林為棲息地的物種,包括極低繁殖能力的蘇門答臘猩猩。


看吧影片之後,我發呆地看著電腦螢幕,心像沒有跳動的一直沉下去;腦海只有一片烽煙四起的枯槁之地,與及一雙猩猩絕望的眼神,好久不能言語。我把影片轉貼到fb,再在網路上找一些相關的資訊,發現外國很多關注保育的機構已經有所行動。事實上,棕櫚油因為種植容易價格平,很多不同範疇的生產商都會大量使用,包括食品工業、藥業、及清潔護理產品業等。

當時我在想,我的手工皂可以去掉棕櫚油嗎?


三年過去了,總有藉口不去找自己麻煩!就在前一個月的時間,又看到綠色和平"不毀林"的貼文,隱藏心底的良知又在叩門,我想在我作出決定前有些題外話分享。


過去兩三年我都在服務一些目標為低收入人任的機構,像救世軍或津貼學校等,為很多婦女家長開辦環保議題工作坊,包括介紹綠色資源、DIY環保酵素、手工皂,廢物再升級等。她們都表現得非常雀躍及熱心,其中一個原因是她們都覺得除了可以善用資源之外,原來自己可以為保育盡一點綿力。相比起我另一個較富裕的社交圈,他們近年的議題都離不開有機食品、超級食品、保健用品等;正正因為他們負擔得起,而且選擇多,所以出發點都以個人利益為最前線,有意無意就忽略了跟我們共處一個星球的其他物種。


我曾經多次提過椰子花糖不是可持續生態發展的產物,身邊的人就話:我才用很少呢!我要升糖值最低啊!很好味啊!

請閱讀由一個椰子油生產商所寫關於椰子花糖的一頁文章The Truth About Coconut Palm Sugar: The Other Side of the Story!


我亦曾經跟朋友建議不用瀕臨絕種植物的香薰油,他們有些只顧著:啊,我好喜歡它的香味!我才用很少呢!

請閱讀IUCN提出瀕臨絕種的物種名單The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


言歸正轉,我想我一年製皂用棕櫚油的份量都不及那些跨國企業一日的用量,但我只會問自己,一個小小資源均分的行動會影響你幾多?棕櫚油在製皂的過程有它一定的地位,價格平、成皂穩定性高且溫和,但要將這些好處背後的負擔轉嫁給其他無辜的物種,我會說不!況且以個人的製皂經驗,我絕對有信心有其他更好的可以取代棕櫚油。所以。。。。

SisaHandmade 決定由2016’夏季手工皂系列開始完全去掉棕櫚油。


更多關於棕櫚油企業破壞雨林,危害物種的事實:

The Orangutan Project

Orangutan Foundation International

Say No To Palm Oil

Green Peace 綠色和平


原文2016年4月25日發表於舊網誌

Recent Posts

See All